栗子君君君☆

闲~

尝试画娇羞(?)的哪吒
觉得滤镜好看点就用了,原图p8
p2是小帅哥的双面龟拟人_(:з」∠)_还有甜甜的酷泡w

哪吒传奇第二部看到姬发去世在漫画里被画出来我的心情是可想而知的,感觉闷的慌,挺难过的画了一张。是周围人的离去让哪吒长大了……

【酷泡短篇】一见钟情

☆最开始的一篇酷泡文,TB发过,1.2W字左右
☆原著向清水

      故事发生在周一那天上午。 当时我正在扶着下巴苦恼着新节目的编排,突然-抹红色的身影从我面前闪过。

      那抹红色是那么鲜亮,下意识的就吸引了我的注意力。我抬起头来寻找它,那是一-个俏丽的身影,它红色的鱼尾轻盈的摆远,我不知怎的就朝那个方向伸出了手,并叫出了声:

      “等、等等:“它好像是听见了,红色的身影一顿,周身的水泡也随之消失。

      只见它回过头来,艳红的鱼鳍也轻飘飘的扬了起来。

      它神情略带疑惑的朝我望来,目光带着一股好奇和单纯,正直愣愣地朝我望来。

      而我没经住这率真目光的考验,- -向理性的我竟一头栽进了它黑色的眼睛里。
      谁叫它是那么可爱,让人一见倾心。
(那天我看到的景象,就是它普通的转过头来与我对视,明明是张有些傻愣气质的傻脸,却让我和刚刚交往的女生丽丽分了手。明明它也有与它相似的性格,我却独独爱_上了刚见面的它。)
     这算什么?
      -见钟情?
“你好,有什么事吗?”这单纯稚嫩的声音让我的心跳更加快了几拍,慌的我急忙转移视线,只好有意无意地瞄它几下。
“嗯.你好,我就是想..."
      糟了,我说话的声音紧张起来了。他一-定听出来了吧?我伸手摸着头,想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自然一一些。真是怪了,我大魔术师阿酷以前从来没因为和别人打招呼的事害臊过,这难道就是人们说的,“爱情使人失常"?

      我缓下神来,半天才敢看它的眼睛。它一定觉得我很莫名其妙吧?我努力克服羞腼看它它还是那带点疑问和探询的目光,所幸它没有不耐烦。我悄悄舒了口气。

      “嗯,你好。很抱歉突然叫住了你。但是我想和你做个朋友。我的名字是阿酷,就是那个有名的魔术师,我的马戏团就在旁边...我是说,你想去看看吗?”我用自以为镇定的声音出声,大概我当时看起来就像平时一样傲气吧?只是眼神透着慌乱和不自信,躲躲闪闪的。但是我无暇顾及形象,此时的我不是什么大魔术师,而是急于想留给心,上人一个好印象的恋爱苦恼者。

      这段话听起来无聊又老套,我说得还那么不自然,它愿意理我吗?说完我就赶紧移
      开目光,看都不敢看它。

      “哈哈,可以啊!”我听到它爽朗的笑声了,很难形容我当时是什么心情,总之是抛开了惯有的冷静,对一个刚见到的“陌生人”惊喜地大声说道:“真的吗?太好了!”我就握拳满脸惊喜的看着它,它点了点头,之后再度笑了起来,那声音就像摇晃的铃铛-样清脆明....我愣愣的看着他好一会,才羞缅的咧开嘴笑起来。这时候它睁开眼睛看着我,那眼神还是那么勾人。我们对视一秒,接着不约而同地笑出了声。

      我坦然的笑着,感觉又恢复了往日的神采。笑完后,我的紧张有所缓解。我看着它,确信那种悸动不是错觉。现在只要和它多呆一会,我的心跳就会加快,就会控制不住自己,

      只是因为它。

      “那么泡泡,我们走吧!”我确信自己当时
      笑得很普通,就像面对其他人那样,但还是多了一点不一样的东西。我笑着向它伸出手,他也乖巧的点了点头,两只眼专注的看着我,接着自然而然的把手搭上去。;

      搭_上我的。

      我理所当然地拉着他的手,心中是前所未有惬意和满足,几乎控制不住嘴角的上扬。

      (幸好当时我背对着它,不然它看到我这副白痴表情,日后- -定会笑话我。给你形容下吧,眉毛呈放松下拉状,眼神虚空的向上飘着,嘴角一副歪到不能自己的样子,鼻子简直要翘.上天去...不能再说了,路过的人都会认不出我的。)

      不管怎样,我们终于迈出了- -大步。握着手中那只软绵绵的小手,我有所感慨道。

      “下面,有请魔术师阿酷出场!”今天的主持人是我的搭档小青蛇,我在幕后看着它跃动的小巧身影,竟然有些紧张。

      “那么大家,中午好!

      我从幕布后出场,张开手向观众打招呼。舞台五彩的聚光灯照到我身上,接着是:一阵彩色亮片降下,我保持着微笑睁开眼,环顾了一周,终于在暗处找到了那一抹鲜红。只见它也望着我,嘴角弯起一个小小的弧度,眼神里是鼓励和期待。

      “阿酷,加油呀!”我听见它这么说,眉毛稍微_上调了一下。

      “我会的!”我用眼神回应他,并点了点头。短暂的对视后,我别开视线,紧张的心情也平静了- -些。

      “大家!”我看向我的观众们,“今天,我准备了新的节目给你们!”我定了心神,用自信的语气脱口。

场内一片哗然,我看见他们脸上期待的神情,满意的勾勾嘴角。

“它的名字是--”我脱长 了声调,同时伸开手一-

“险下逃生!”
我闭上眼睛,满意的听到他们的惊叹声,接着有人站起来喊加油,我托起双手,想象着它们的反应,接着挑眉睁开眼,往我最想知道的那个人反应的方向望去- -

只见它用软绵绵的小手托着鳃,正瞪大着眼望向我,见我转过头来看它,就回给了我一个鼓励的微笑。

那么泡泡,你看好吧! 
我朝他抛去暧昧的-一眼,接着转身,继续我的节目。

“朋友们,我的这个节目很简单!“我伸出手,带动一串水泡。隔着五彩纷呈的灯看向观众们,总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或许,是这一天太过仓促?

说简单其实也惊险。那我让小青蛇把我绑在大石头上时,我咧了咧嘴角,得意的笑笑。
看好了,大伙儿!我睁不开绳子,手上也没有任何可以割断它的东西!”我大声说道,接着动了动身体,把双手摊开让他们看清楚。
我看见观众们露出哗然的神情。再抬头望向滑梯,几个伙伴奋力地推着大石块儿,我知道一会儿石头就会朝我滚来。
我下意识的瞥了眼绑着我的绳
      子,一会儿我要做到的,就是在石头向我时,使出魔术睁开他。

      一-一我肯定能做到的。

      我抬起头来,眼睛紧盯着那块石头。“那么下面--”小青蛇缠着尾巴,拉长了声调。所有的观众都倒吸了一口凉气,我死死的那块石头看,心里想着一定要成功。

      “开始!

      “哦!”推来石头的伙伴应声,把拉着绳子--松,巨石就顺着滑梯滚了下去,它很快的滚动着,以近乎凶猛之势向我砸来,我眉头一皱,巨大的撞击声在一瞬间发出,接着尘沙滚滚,挡住了观众的视线。

   “阿酷、阿酷去哪儿了?”在场的观众议论纷纷,沙尘渐渐散去,却不见魔术师的影子。
“阿酷!”鲤鱼泡泡焦急地喊了起来,他左看右看,火红的鱼鳍飞快的摆动着。
“阿酷?阿酷你在哪儿啊?”这下泡泡是真的担心起来了,它刚认识不久的朋友怎么样了呢?它提心吊胆了起来,焦急之中眼睛也蒙上了一层雾。
“阿酷……”他小声的说着,眼睛扫过和它一样担心的海螺姐妹。正打算游去前面找那位魔术师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在他耳边炸开。
“泡泡,你是在找我吗?”
“阿酷!”泡泡惊喜的回过头来,撞见的正是他的伙伴大魔术师,只见他那正微笑着注视着自己,双手叉着腰,一副活脱脱的魔术师样子。泡泡兴奋地扑上前去抱住它,轻盈的鱼尾完全符合他现在的心情,正兴奋地摆动着。他高兴的嘿嘿笑着,没注意到大魔术师眼里的柔情。
“各位,”阿酷揽过它怀里的小鲤鱼,伸出一只手高兴地挥动,“我在这里!请看,我完全没有一处伤痕!”
所有鱼的目光都朝我这里望去。聚光灯照在我身上,我兴奋地向所有人招手,人群簇拥过来,这束光照在我身上。好像天生就该属于我,我高兴的大笑起来,但此刻之光不完全属于我,我心甘情愿的要把它共享给另一个人。
我低头望向怀中的它,泡泡也正抬起脸来看我。它的眼睛是那么明亮,也是那么专注的只望向我一个。
“阿酷,你真是我见过最厉害的魔术师!”它伸出手比了个大拇指,眼睛里是满满的真诚。
——这正是我最想听到的赞美!我冲它笑笑,眼睛里是一个人面对情人时特有的羞涩。
“谢谢……泡泡。”我盯着依旧微笑的它,不知是被鲜花和掌声冲昏了头脑,还是被它的赞美撩拨了哪根弦,竟拉起它软绵绵的手,对着它的眼睛,说出这么一番话来:
“只要你愿意,我随时可以是你一个人的大魔术师!”
“喔——”场内的观众一片哗然,“我也想让阿酷你当我一个人的魔术师!”海螺姑娘有些愤愤不平,它双手交叉地托着,有些气鼓鼓地望着我。糟了,我竟然忘了还有观众了!
“这……”我有些忐忑的放开泡泡的手,为难地用手指着自己的嘴。
“这……恐怕不行……”我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有些底气不足。我小心地抬起眼来看它,只见它鼓起的嘴好像再也憋不住似的,哈哈地捂着嘴笑了起来。
“哈哈,骗你的啦!身为老粉丝,我怎么可能那么小气!”周围的人一听,也哈哈笑起来,紧张的氛围一下子就没了,我看向泡泡,它也笑得开心。我略一犹豫,把刚才的尴尬抛在脑后,也跟着笑起来。
“阿酷,你那么厉害,当然要把魔术展示给大家看啦!”泡泡笑够了,睁开眼睛善意的说了那么一句。
“哈哈,是啊……刚才只不过是随口一说罢了……!”我笑着打哈哈,眼神心虚地飘向一边。不想正看到小青蛇,它似乎也注意到我了,眼神暧昧的望了我一眼,然后用尾巴尖指了指泡泡,然后不怀好意的咯咯笑起来。额,这个小青蛇。我摇了摇头,翻了个白眼决定不再搭理它。倒是旁边的泡泡一脸无措,用疑惑的小眼神向我发问,我只好望向一边,装作什么也不知道。
唉,这个泡泡,也不知道是哪里缺了根筋,我无奈地想着,对上它依旧疑惑的眼神。看来我们之后的日子,还有好长一段路要走呢。我望向它,它还是用那种饱含笑意的目光看我,我冲它微笑。接着向它矜持地伸出手,而它心神意领,上来搭上我的。
不管怎样,船到桥头自然直嘛。我高兴的想着,美滋滋的握着它的手。

……事实证明我想错了。
它的脑子里貌似从来没有形成关于“恋人”的概念,距离我们朝夕相处已有一段时间,它在我的介绍下来到了马戏团,我们成为了魔术搭档,彼此的默契度也越来越高,甚至到了形影不离的地步。可是每当我对它有任何超出一般友谊的表示时,它只是歪着脑袋,朝我含蓄的笑笑。这让我觉得泄气又苦恼,它是不明白什么意思吗?还是真的是我魅力不够?
可我不情愿这样啊。止步不前还是放下自己的羞耻心?让我苦恼了许久,就没有什么让对方知道自己心意又不用大声说出来的方法吗?
有的,魔法。
比如?
读心术。
这听起来可真是个好主意。

“泡泡。”某天我们刚表演完节目,正有时间两人独处的时候,我游到前面叫住它,看到它疑惑的望向我,我挑了挑眉,笑着向它提出了建议:
“不如,今天我们来玩个游戏?”
“规则很简单,我们各拿一根水草挠对方的脖子,每个人只准挠五下,谁被逗笑了,就得听对方一个要求!“好,这个我答应了!”它颇有干劲的指指我,眉毛一压,斗志高昂。我看着它兴致勃勃的样子,也来了干劲。“好,那就开始吧!”出于被它的热情感染的缘故,我握了握拳。
我向周围的的海藻丛游去,使劲下一根海草,末了在它面前晃了晃。
“谁先来?” “我先来!”我看它兴奋的样子,也难免心动了一下,把那根水草交给它,看着它盯着水草看的可爱样子。
“那你可准备好!”它这么说,我点了点头。
一二三四五。
我看它左挠右挠,可是无论怎样调整手劲,都无法让我笑一下。我摇摇头,任凭它继续忙活。
“哼!”我看它有些气鼓鼓的样子,稍微有些得意。
“哎,哎,一点也不痒哦?”我半眯着眼看它,它没看我,还是有点生气的样子。
“嘿嘿,那换我上喽?”我坏心眼的笑了一下,拿过它手中的水草,有意的想逗逗它。
“来就来,谁怕谁!”它托着手哼了一下,接着一幅闭上眼死扛到底的样子。
较劲的泡泡,我盯着它开始了我的进攻。
我撩动它脸以下的位置,水草轻轻的扫过它的脖子,它多少颤抖了一下。
接着我再用那根水草拨动它的嘴巴,它小小的嘴紧闭着不张开。我有些嫉妒这根水草了,我多么用我的手抚摸它啊!我再次让水草掠过它的脖子,这次它的嘴有要张开的迹象。我赶忙趁热打铁,从上滑到下,这次它的嘴角微微牵动了一下,我赶紧再挠了一次,只见它的嘴完全咧了开来,身子随着水草的动作前仰后合。
“哈,哈哈哈哈!”我又听到它好听的笑声了,这完全是生理性的笑声。我有点不敢看它,盯着手中的那根水草,有种奇怪的感觉。
——刚刚我想干什么?
——我想用我的手抚摸它的唇,体验一下那种感觉吗?
——这是为什么啊。
我有些自我嫌弃了,长长的叹息一声,它似乎没注意到,只是歪着身子看我,一副还想玩的样子。
“刚才不算,再来一次嘛~”它凑上前来,绕着我转了一圈,迫使我看它的眼睛。
“先别说,你还要惩罚没完成呢!”我快速的调整好自己,想起了正事。
“嗯,那你说吧。”它眼神向上飘了一下,接着重新看我。
这副乖乖受罚的样子多少有点儿可爱。
我歪着头看它,接着拉过它的手。
“ 跟我来!”
——本来玩游戏嘛,也是为了这个。
我带它来到马戏团的房间里,桌子上有一个小杯子,里面盛着一小杯饮料。
“诺,输了的人得喝这个!”我把杯子指给它,它一脸不解的望向我,甚至还多了一份警惕。
“这是什么?喝了会长胡子的药?”
“嗯,不是。”我想起了小美美的那场表演,差点就笑出了声。
“这是小青蛇给我的,它一脸神秘的对我说,喝了会有好事情发生。应该不是什么过分的恶作剧。”我向它摊了摊手,把知道的都讲了出来。
事情的起因是我把关于泡泡的烦恼告诉了小青蛇,它看了看我,若有所思的拿来一小瓶水倒进杯子里。
“把这个让泡泡喝下去。”它用一种饱含深意的眼神望着我,弄得我不太自在。“不管用什么方法,总之,喝下去会有好事情发生,对你们两个而言都是。”
“什么?什么意思…”我想拉住它想清楚,可它只丢给我一句话:
“ 我了解你的性格,不会轻易说出口的话,让这个礼物帮你就好。”
到底是什么呢?
总之小青蛇不会害我,它是我多年的好友,一定会为我着想。
我决定试一试。

“ 泡泡,愿赌服输,你快喝吧!”它抬头一脸无辜的看了看我,最后终于豁出去了,猛吸一口灌了下去。
我看着它“咕嘟咕嘟”的喝下去,一时间竟萌生出了一丝期待。
会怎么样呢? 
只见它喝完,没什么变化,只是呆呆的望着我。我们对视了一阵。泡泡怎么了?不会有什么事吧?我有些着急的想,刚想问出声,只见它先一步回答了我:
“我没事,阿酷。”
“哦,哦…”我没多想,只当它是看出了我的担忧,毕竟我们的默契度都很高。
“那我们走吧。”我朝它伸手,它也自觉的搭上来。原来什么事也没发生啊。 我有些淡淡的失落,不过能继续这样拉它的手,我已经很满足了。我惬意的想着。那么接下来干什么呢?要好好利用和它在一起的时间才行啊。我回头看了看他,他也冲我微笑,只不过这次有什么不一样,这笑容简直就像是为了回应我心中所想一样。我隐约觉得哪里不对,不过什么也没说。
出了马戏团,我带他来到一片水草丰茂的地方,这里的水草都长在四周,中间有大片空旷的圆形空地。这不是个跳舞又不会被打扰兴致的好地方吗?这么一想,我来了兴致。把泡泡拉来,指着这一片场地,装模作样的清清嗓,暧昧的看着他说:
“泡泡先生,请问你能和我共舞一场吗?在这块简陋的舞厅。”
“哈哈,好啊!阿酷先生~”他被逗笑了,尾音俏皮的上扬,也调皮地这么叫我的名字。我有些心醉神迷了,看着它的目光也带上了些不一样的意味。
“那么,过来吧,我的舞伴。”
——我的恋人。我在心里这么称呼他,只见他的身子明显一震,不过很快,他又尝试着把震惊的表情调整好。
“怎么了?”我有些奇怪,凑过去询问他。他僵硬的调整好表情,也不敢对上我的目光。
“我没事…我、我们开始吧…”它支支吾吾的说,接着小心的抬头看了我一眼,面对着我。
“好。”我应了一声,语气轻柔的不可思议,没去多想,我揽过它的腰,闭上眼睛,享受这难得的欢悦。 在闭上眼睛的同时,我也忽略了他盯着我的手有些奇怪的神情。
“咚踏踏,咚踏踏……”没有音乐的伴奏,我只好自己哼着调调。虽然真的很简陋,但我还是很享受。
——谁叫是和泡泡在一起呢?我闭上眼,沉醉在和它的共舞中。并没有注意到他小心停留的目光。
阿酷为什么会这么想呢?
它刚刚为什么称呼我为……恋人?
我很疑惑,这个词真的应该用在我身上吗?那是伴侣的意思吧?我们是这种关系吗?我有些震惊,不过还是答应了它的邀请,直到现在我还有点疑惑,自从喝了那杯饮料后……我就能听到阿酷的想法了。

知道它是怎么想我以后,我反倒有些不敢看它了。我低头看着阿酷的尾巴,一卷一翘的,再看它的表情,好像很享受的样子,脸部的肌肉完全放松,嘴角也上扬着……就跟它刚刚想的那样,跟我在一起很快乐吗?
那它喜欢我吗? 是那种伴侣的喜欢吗?我听着它哼歌,带着我转了一圈又一圈。
那么……我喜欢它吗?
我不由自主的抬起头看它,心里是满满的疑惑。像是为了确定什么似的,小声的呼唤了他的名字。
“阿酷…”
“我在。”它马上回应了我,我抬眼看它,他的眼睛炯炯有神,只倒映出我一个人的样子。
“没什么,我是想说,你……”我只觉得有什么心结被解开了,我盯着它的眼睛,它的动作并没有停,我们的心像是在共舞,又一个转圈,他身子向下,把我的半个身子圈在怀里,我看着它,它的眼里是我读不懂的情绪。四周水草飘动,像是在随着我们翩翩起舞。
“阿酷,你是不是喜欢我?”它的动作明显一顿,睁大的眼睛里满是不可置信。
他、他怎么会知道?
他不是对我的示爱懵懵懂懂吗?
我又听见阿酷的想法了,原来它那些奇怪的小动作,是这个意思吗?
我睁大了眼睛望着他,却不知为何,显出一股无辜来。
“自从我喝了那杯饮料之后……就能听见你的想法了。”
“你先告诉我,你是不是喜欢我?”
我有些懵了。
原来小青蛇说的话……是这个意思吗?
怀中的它正看着我,我觉得我的脸臊得要死。什么啊,这还不是得我自己开口吗?
“有些事情,不亲口说出来也缺乏意义哦。”对了,它还对我说过这么一句话。
额啊啊啊啊啊啊……
我觉得我要抓狂死了,自从遇见他,好几次理智都被自己吃掉了。我们还继续维持着舞蹈环节中的一个姿势,实在是太尴尬了,我有些受不了了,把他拉来抱到怀里,不让它看我的表情。
事到如今,不说出来就太不男子汉了。
我下定决心,盯着羞耻感,把憋了很久,想说又不敢说的话一下子都倒了出来。
“对,泡泡,我就是喜欢你。”
“ 泡泡,我就是喜欢你。你没听错就是那种对恋人才会有的喜欢。”
“我对你一见钟情……一直到现在。”
“我知道你刚刚都听到了,那我再说一遍。”
我不知道我是用什么语气讲出来的,总之我也不太在意这种事。我默默无言的抱紧了它红色的身躯,反正现在我想什么它都知道,刚才那段话让我暂时丧失了说话的勇气,我只好在心里忐忑的问它:
那你呢?你怎么看我?
“嗯,我想……”他的声音从我怀里传来,“我还不太清楚,再等等吧……阿酷…”
哼,那不就是吊着我嘛。
我闷哼一声,把头扭到一边去。
“我知道,阿酷……”它好像急了,弱弱的出声,带着几分不可察觉的坚定。
“我想对你负责,所以我想确定是不是跟你有同样的心情。”
“给我点时间,让我弄清楚好吗?”
它从我怀里钻出来,眼里是坚定和认真。
我认真的与它对视。
现在我们都清楚对方的心情了,既然它是这么想的,那么我……
“好啊,泡泡。”
“谢谢你能这么为我考虑……既然这样,那我会等你的。”
我的眉头舒展开来,语气也多了丝轻快。它高兴的望着我,兴奋的绕着我转了一圈。
“谢谢你,阿酷!”
“反正都等你这么久了,也不差这一会儿。”我有些赖皮的说着,这么说纯粹只是想让他自责。
“嗯……对不起……”他的鱼尾有些可怜兮兮的搭下来,“但我会尽快弄清楚的!”
这本来就是急不得的事啊!我被它逗笑了,冲它挤了挤眼,“安心吧,我对自己还是有信心的!”
我会等你。
谁叫我喜欢你呢。
我在心里这么想着,看它有些涨红的脸,有些微微的小得意,就过去弹了下它的额头。
“嘿嘿,想什么呢,泡泡?”
“哎哟,好疼!还不是因为你!”她小小的手握紧了拳,使劲瞪着我,做出要打我的样子。
“哎,别过来!” 我一看不妙,赶紧转身就跑,他见状也快速游了上去。可惜,哪里是我的对手!既然做对手不行,那就做恋人吧!我仗着它能知道,就戏虐的想。
“站住,臭阿酷!”它的语气明显又羞又愤,游得也更快了,见追不上我,就飞快的吐出一串水泡来攻击我,可我躲的很快,擦着水泡就游过去了。
“哈哈,来追我呀!”我们追追打打,笑声带了一路。

直到某天出了意外。

那天我正表演着近期大受欢迎的新节目险下逃生,我像往常一样镇定的盯着那块巨石滚下来。

“一二三,砸!”小心蛇一声令下,大石头只顺着滑梯滚了过来,突然一个细小的声音传来,我向上望去,是小海蛇!原来它刚才喊得太使劲了,差点掉下去,整个身体悬空着,只有尾巴还倒挂在高台上。
"大家,快去救小青蛇!〃我急忙向左右呼喊着,这一喊分散了我的注意力,我完全忘记了自己的表演。
“阿酷,小心!〃一声尖锐的叫声把我拉了回来,我转过头去,巨大的石块已经快要滚到我眼前,我吓得魂飞魄散,急忙想办法挣脱绳子,可是已经来不及了!我不断的瞄那块发出轰隆巨响的巨石,它过来了!
我咬紧牙关准备迎接巨石,可眼前突然有一个红色的影子飞快的一闪而过,把我硬生生的推了出去!
“啊!” 
是泡泡的声音!就在我被推出去的时候,巨石碾过它红色的身躯,把它完全压在了下面。
“泡泡?泡泡!”我清醒过来,声嘶力竭的呼喊着,此时已经顾不得一切了,我用魔术棒解开绳子,不顾一切的向它游过去,我使劲搬起那块巨石,周围的人反应过来后,都赶快过来帮忙。
泡泡……我看着它红色的小手虚弱的垂在外面,心脏都跟着疼了起来。
泡泡,泡泡你怎么那么傻啊?
我不断的啜泣着,心跟着手的动作一起绞痛。你怎么那么傻?为什么要冲过来啊?我顾不得去擦眼泪了,把悔恨和自责的劲全都用在了拯救泡泡身上。

“嘿——呦!”在所有人的努力下,巨石被移开了。一时间尘沙呛了我一脸,我急忙挥开尘土,只想看看泡泡的情况。

只见它下半个身子被压的石头下,此时已是狼藉一片。我看着那鲜艳却不再摆动的鱼尾,一时间抱着它嚎啕大哭起来。
我抱起受伤的泡泡,以最快的速度赶往章鱼团长的休息室,把泡泡放下向它说明了事情的始末。

"唉,都怪我,是我不好,才害了泡泡!"我望向它,它的呼吸一起一伏,它的嘴微微张开,表情恬静,看起来只是睡着了。我望着它脸上的泥土出神,过去用手捧起它的脸,给它细心的擦拭好。

“团长,泡泡到底怎么才能治好?"
章鱼团长摇摇头,长长的眉毛随着它的动作飘起。“泡泡的伤很重,除非…"
"除非什么?!”我急切的问。

“除非,你能找到水灵草。”章鱼团长叹了一口气,接着游到我身边。“可是……找水灵草可不容易,它生长在水世界最寒冷幽深的地方,你愿意去吗?"

我望了眼泡泡,它安然的熟睡着,我回过头来,冲着章鱼团长郑重的点了点头。

“我愿意去,只要是为了它,我什么都愿意做!”章鱼团长看到了我的决心,才点头答应了。
“可以是可以,但是我得陪着你去。”我听后惊讶的抬起头来,章鱼船长正慈祥的看着我。我心中一动,飞快的扑进它怀里。

“谢谢你,章鱼团长!”
"哈哈,你们都是我们马戏团的孩子啊!”章鱼船长爽朗的笑笑,我从它的怀里回望泡泡,它还是维持着之前的姿势,一个小小的水泡从它的嘴里飘出来,我挥手朝它告别,最后再深情望了它一眼。

等着我回来,泡泡!
去往幽深地带的路途艰险,水里刮起了风,我和章鱼团长顶着大风,一步步赶往那个发光的,不断卷起雪花的入口。“阿酷,撑住,好孩子!我们就快到了!”我听见章鱼团长的呼唤了,我们顶着风,正艰难的向前迈进。“团长,我有点……”我用手挡着脸,余光瞥见了团长,他一只眼眯着,眉毛上已然堆满了白雪。我双手打着颤,咬紧牙关向前走着。
等着我,泡泡!
经过一番努力,我们终于抵达了风口,此时风小了点,纷纷扬扬的雪从入口处顺着风卷上来,让人生出一阵寒意。
“阿酷,接下来,我进去入口,你在这里等着,万一我有个三长两短,你还能把草药带回去……!咳……!”章鱼团长说话了,他浑身哆嗦着,还不停的咳嗽,一副虚弱至极的模样。我心中一动,难免有些于心不忍。“团长,还是我下去吧,都是我不好,这本来就是我的错,没必要让你来替我承担!”“阿酷!”我过去安抚章鱼团长,没等他伸出手腕阻止,我就往路口蹿了下去,最后在眼神坚定的望了他一眼。
“团长!泡泡就交给你了,我一定会把水灵草带回来!”我继续往下游着,团长担心又焦急的声音越来越远,我忍住没回头看,心里只想着泡泡,雪花不断的从上面吹过来,周围的雪在我身上越积越多,我觉得头昏昏沉沉的,是因为太冷了吗?我坚持向下探寻着,下面是幽冷的深渊,连雪花都盖不住这晦暗的颜色,我不让目光放过每一处角落,水灵草会在哪儿呢?这种杂草的颜色并无异处,绿色的茎粉色的花,可是它的顶端花苞却会绽放光芒。我回忆起章鱼团长的话,积雪从我头顶上落到脸上,我突然眼前一亮,找到了,是水灵草!它正在石头的缝隙里,粉白的花朵放出源源不断的光芒,像是在等人寻找他,我飞快的游过去,奋力的把它拔出来,它小小的花朵掉了点绒,我看着他,不免心生怜爱,这样美好的存在不免让我想起了泡泡,那么现在,是时候该往上游了!我拿着一束小花,一束治好泡泡的花拼命往上游着,可是此时我却有些虚脱,头晕眼花的…我刚想甩甩头,却在下一秒撞上了岩石,积雪滚落下来,像一张白色的网,铺天盖地的朝我压来。“啊!”我发出一声惨叫,厚重的积雪朝我下来,我被埋在雪堆里,只有无能为力的悲哀,我紧紧的攥着水灵草,感觉此时它是我唯一的挂念,风是向上刮的,不知道能不能把水灵草带到团长那儿……这么想着,我用力把水灵草往上一抛,看它飞上去之后才放心的闭上眼睛。
我要死什么了吗?
泡泡,你被石头压住的时候,一定很疼吧?
喜欢上你,我还不算太后悔……
希望你能好起来,别忘了我……
泡泡……
“阿酷!”意识朦朦胧胧,我疲惫支起眼睛,想看看是谁还要打搅我,突然我听出来了一个声音,那个让我魂牵梦萦的声音,那个让我心心挂念的人…!
“阿酷!是你吗?”
“泡泡!”我用尽全力探出雪堆,却焦急的找不到他的人影,“你在哪儿?泡泡!”我焦急的左看右看,只见那火红的影子从上面降下,他注视着我,就像是在注视着他的王子,他的骑士。“泡泡,你来接我了……”我感动的朝他伸出手,眼睛里盈满了泪花,这是我第一次在他面前哭……
“是啊,阿酷!”他过来抓住我的手,极其认真的注视着我,一如我注视着他。此时我们两个几乎鼻子对鼻子,他的呼吸尽数落在我脸上,我看着他,这时候他突然凑过来,在我的脸上亲了一口,看着我,眼睛亮晶晶的,接着愉快的笑出来,说出我最想听的一句话:
“阿酷,我也喜欢你!
“以后,我们永远在一起!”他快乐的拉起我的手转圈,我用极其温柔的眼神注视着他,他的手是发热的源泉,让四周的气温奇迹般的快速回温着。
我有些不可思议,这如梦的光景,我和他能够心意相通……
这真是最后一件美好的礼物。
“泡泡,泡泡……”章鱼团长揽着阿酷,他正虚弱的喃喃着,身体还因冷而发着抖。哎,这孩子。章鱼团长心中长叹一声,当他看到水灵草发着光芒飞到上面时,就知道阿酷肯定出事了。这傻孩子,为了泡跑去那么冷的深渊,最后找到他的时候,它被厚厚的积雪压着,像是要被冰雪埋葬掉,嘴角却挂着一抹奇异的笑。
那笑容幸福又快乐,仿佛在梦中见到了自己的恋人。
阿酷就这么喜欢泡泡吗?
章鱼团长继续往上游着,神色有些狐疑的看了眼沉睡的阿酷,接着奋力的抵着风雪向上游去,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了风口。
马戏团内。
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听见有人在喊我,一张我再熟悉不过的脸凑了过来,他正友好的望着我,眼睛里是再明显不过的激动。
“泡泡?泡泡!”我激动的直起身子,仔细端详这张放大的脸,他没有因为我的靠近而躲开,而是继续维持着这种距离,像是在等待着我做什么一样。“泡泡,你还好好的!”我激动的一把把他抱住,有些依恋的蹭蹭他的身子,而他也安抚性的拍拍我的背,接着睁开我的怀抱,在我面前活动了下身子,接着俏皮的说:“当然好了,听章鱼团长说,你为了我冒了很大的险,谢谢你,阿酷!“他高兴的笑了,围着我的身子转了一圈,接着坐到我身边,鱼鳍蹭着我的身子有点痒痒的。这算是撒娇吗?
“客气什么?泡泡!你不是也救了我吗?”我被他的眼神弄得心痒痒,干脆揽过他的身子,用亲密的姿势问他。
“你知道我在找到草药快要昏迷的时候,梦见了谁吗?”
“谁啊?”他歪着脑袋往我胳膊上枕,我一看他这样,不免有些心花怒放。“我梦见你……”我故意顿了一下,用狡猾的眼神看了他一眼,他果然被提起了兴趣,头凑得更近了。
“我梦见你来救我,拉住我的手要带我走,并对我说,‘我们要永远在一起’!”我看见他瞪大眼睛,这次我转过头去面向他,我们之间的距离跟梦境中一样,气氛也是一样的暧昧,只不过位置调换了一下。
“但是你不觉得,我们永远在一起的前提还少了一样吗?泡泡,你想以什么关系跟我说这句话呢?”我认真的问他,他有点木愣的望着我,脸也一点点红了起来。低下头,目光有些躲躲闪闪。
是不是我说话的方式太强硬了?
“我没有逼你的意思,泡泡。你要是不愿意的话……”我有些悻悻的准备拉开距离,却不想下一秒他拉住我的手,垂下头,我看不清他的表情。

“阿酷,”他的声音缓慢且低不可闻,我低下脑袋仔细听着。
“其实你遇到危险的时候,我什么也没想,就是想救你……”
“对一般人,我不一定会这么做……”
“刚才我一睁开眼睛,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你……”
“我不知道这种心情算什么,但是……”
他抬起头正视我的脸,目光中透着羞涩。
“我想,我可能已经……”
“喜欢上你了。”我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有些腼腆的他,他的这几个字在我心上荡漾,我只觉得心脏都好像要炸开,而理智也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
然后在反应过来之前,我已经侧头贴上他的嘴了,他微微瞪大眼睛,眼里是恰到好处的惊异。
过了一会儿,我恋恋不舍地离开他的唇,他有些怄气的看着我,我却无半点愧疚之心,而是望着他,哈哈大笑起来。我笑,想把我的喜悦通通都告诉他!
他看着我,有些发懵。不过过了一会儿,他好像也明白什么似的,也哈哈笑起来。
笑完之后,我们颇有默契的望向对方,他先出声,说的是我准备的台词:
“阿酷,我们在一起吧!”他拉起我的手,一脸期待的看着我。我冲他点点头,然后以再自然不过的喜悦发声,
“我们,交往咯!”我举起我们互相牵着的手高声宣布,引来一大堆人过来。可是我们什么也不管,只是放肆的大声笑着。笑声传荡,传荡,传出了我们的心绪,送出了这个令我激动无比的消息。我们笑啊,笑啊,就跟那天在水草丛一样,不同的是我们心意相通,把本该属于我们的秘密共享给其他所有人。
“我和泡泡,今天正式在一起!”我们手拉手,相视一笑,我以魔术师的身份,高调的将秘密公开在舞台灯光下。
人群一片哗然,但我也不在乎。因为我们眼中只有彼此。
从一见钟情到现在。
我们坦诚相对,再也没有什么比他更让我在意,也没有任何东西能阻挡我们相爱。
那个小小的红色身影,一直在我心里住下了。我把自己的心当作最温暖的住房,永久的提供给他。
原本就该这样啊。我望向他,接着我们相视一笑。现在我得到了一切,大魔术师阿酷的人生,将永远有一个红色的身影陪伴。

继续我和他的闪耀人生。

﹏﹏♥♡
某日。
我正忙着给马戏团办公,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我急忙转过了头。
“阿酷?还有泡泡?”我瞪大了眼睛看他们手拉着手,阿酷正直面着,他有些罕见的挠了挠头,一脸不好意思的样子。过了半天,他把头转向泡泡,看着他认真的说,
“你来告诉他吧,泡泡。”泡泡点了点头,接着鼓嘴吹出一个彩色的泡泡,他把泡泡移到他们两人中间,然后用小小的手往泡泡中间一戳,圆圆的泡泡就成了心形的样子。
“现在,我们是这种关系。”
他认真的看着我,再把闪亮亮的眼睛转向阿酷。他们对视了一阵,在不约而同的看向我。
“如你所见,”阿酷歪歪头,伸出右手比了个半边心形,泡泡见了,也跟着伸出左手跟他把心形对上。
“我们在一起了。”这对新人认真的看向我,然后把快乐的目光转向彼此。这正是恋爱中的人特有的目光。我觉得这两人有点闪眼,赶忙别开目光,有些酸酸的说道,“那就是祝福你们了,别忘了还有我的功劳……”
“嘿嘿,当然不会!”出声的是泡泡,他目光感激的在我身上停留了一会儿,接着对我说:“我们今天来找你,就是为了感谢你啊,小青蛇!”
“嗯~这还差不多……”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觉得泡泡说话的方式越来越像阿酷了,这两人真是呆久了呀。
“那么……”一旁的阿酷出声,两手背到后面,两只眼睛狡猾的盯着我。
“给你,提前份的喜糖!”他拿出魔术棒,变出一大堆精致的糖果来,糖果雨纷纷扬扬的降下来,我措手不及,一个劲的躲着。
“哈哈,小青蛇,谢谢你!”泡泡高兴的笑了。他拉着阿酷的手,做完孩子气的恶作剧后拉着情郎逃之夭夭。
“小青蛇,这些糖够你吃几天的了!”阿酷笑着回头,“谢谢你,我的朋友!”
我从糖果堆里回过神来。看着他们逐渐远去的身影,只有笑声撒洒了一路。“真是…”我无奈的摇摇头,“两个孩子气的家伙,祝你们幸福啦。”说完我盯着糖果堆,兴奋的扎进里面。
“哈哈,都是我的咯!”我兴奋的拨开糖纸,注意到里面的糖果是晶莹的绒球花型,这种花对他们来说代表着什么呢?我也没多想,干脆兴奋的都吃掉,反正这也是我的功劳嘛!
真~幸~福~
话说当泡泡他们离开马戏团笑够之后,泡泡歪着脑袋问了阿酷一句:
“阿酷,喜糖是什么呀?”
“…………”偶尔有点小情趣,这家伙还不领情,这真是……
我扶扶额,抬头对上他的眼睛,只见他正微笑着望着我,眼睛里是好奇和单纯,我看着他,摇了摇头,拉过他的手回了一句:
“别好奇这个了,自然会知道。”
来日方长嘛,以后有的是机会,我可不在乎在这个笨蛋身上耗多少时间。
只要他喜欢就好。

堆图(二)
p1扮成鲶鱼的泡泡是不是超可爱!!!

是《龙宫奇遇》里的酷泡人设~
_(:з」∠)_尝试玩水彩

我跟你们讲我的酷泡本终于开始印了(哭泣)


嗯~
这个阿酷神情专注的眼神,我喜

以及get到了阿酷尾巴的美妙有趣

蝴蝶结♡(酷泡小段子)


这篇是如此的甜以至于我标题都加上了个爱心…(゚ω゚)甜蜜小段子,小心牙疼

一个理由

阿酷最近有个烦恼。
它开始嫌弃自己的长鼻子了。原因吗,就是因为与泡泡接吻不方便,而且面对面时它们总是比别的恋人远上几厘米。

于是它决定缩短自己的鼻子。

想要试着离你近一点

可是阿酷毕竟不是魔法师啊,于是它决定另寻他法。
《匹诺曹》里的小木偶撒谎会让鼻子变长,那么它说实话就好了吧?
“我觉得小美美是个实实在在的臭美妞——”
“——但是它只要改改就好了”
“我最喜欢的就是泡泡——”

“唉,泡泡?!”

蝴蝶结

尴尬的是,它说实话的时候被自己的恋人撞见了。
于是阿酷只好更加尴尬的解释了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做。

“但是阿酷,你没必要这样啊。”
泡泡笑了笑。
“我喜欢你,所以也喜欢你的鼻子,它确实有点长,但足够让我给你系满好看的蝴蝶结。”
阿酷的嘴角抽了抽。

“但最重要的是,因为你的鼻子,我们能比别的恋人更努力的互相靠近。”

它这么说着,笑嘻嘻的侧过去亲吻了阿酷的嘴角。
确实挺不方便。

但阿酷有关恋爱的烦恼正式解决了。

(゚ω゚)总觉得有点ooc…但这两只太可爱了呜呜,写它们真的好快乐。感觉阿酷这么骄傲的一只,为了恋爱而烦恼真的好有趣!甚至开始讨厌自己的一部分什么的…emmm但恋人之间就应该互相包容对方的缺点嘛。
脑补了它们接吻的场面觉得应该挺不方便的…它们种族不同性格不符,但为了跨越这些在一起,它们会做很多努力… 于是就有了这篇文( ・ิϖ・ิ)っ 跟《新婚告急》挺像的,都是这种感觉啦!

《爱情、诗和火焰》酷泡小诗(゚ω゚)(?)


不知从何时起,我的心被它带跑。

那一抹鲜艳的红色跃进我的眼里,自此赶走了我原本的冷漠。
它?它总是灵动的跃动在我的眼里,让我的心里也燃起一把火。

为什么你能融化冷漠?让骄傲低下头颅?
我变得越来越像你了。

我疑惑,我抗拒,我释然。
来这里吧,我的伙伴,我把我的整颗心都交付于你!
我们仅仅是伙伴吗?不,我们能为了彼此出生入死,这超过一切高贵的友谊…
至此,只剩下,纯洁如其爱恋的情意。

而我想告诉你,你在我心中是那么特别 !
骄傲和冷漠是我生来的本性,
如今你令我放下它,
我将原本的自己好好躺在你怀里。请好好看着我,我们之间的默契超越一切!
 

那是一只身形极为优雅的海马,它长长的尾巴灵巧又美丽,眼神富有智慧,每当和泡泡对视时,它们两个的眼睛里总有一种快乐的火焰在燃烧着——那便是爱情。



——《爱情、诗和火焰》

这是刚开始萌上酷泡时写的…不算诗,但我很喜欢,也算是那段时间对它们微妙关系的解读吧(゚ω゚)

酷泡这么好真的不来磕cp吗!
是有关酷泡的截图~总共截了两千多张, 可见我爱的深沉…… 这里挑了一些,很多有爱的画面,动画里的糖分真的很足,欢迎大家细细品尝(゚ω゚)
很多画面是我小说里描绘的!什么新婚告急结婚的它们就是在龙宫里的场景!花瓣、夜空、拥抱什么的简直赞炸了好嘛!这就是婚礼标配的浪漫呜呜呜
以及主人里的黑酷也有,邪魅一笑简直撩炸了好嘛
(゚ω゚)以后会不定期发发截图哦,说不定就是小说里的画面呢
(゚ω゚)以及要出本,但不会印太多